糖泠

一个沙雕写手,第一次写文,紧张,学生党,可能更新慢,但是周六日一定会更新的!还有喜欢看你们评论

[晓薛] 再无归途 (4)

◎晓星尘重生向

◎大概、应该、可能有点ooc(小声bb)

◎第一次写文,多多指教(紧张)

◎不喜勿喷,不喜勿进


6.

出夔州后,晓星尘带着薛洋四处游走,晓星尘虽年纪尚小,但有着前世的记忆,自己便可摸索着修炼,偶尔也教教小薛洋,而薛洋也是天资聪颖,晓星尘根本不用费多少心思。


有时他们也会帮一些门户除一些小邪祟,收一点钱,给薛洋买糖。刚开始没人相信他们,毕竟两个都还是个孩子,可由于次次除祟成功,渐渐的两个人的名声也起来了,经常能碰到找他们除邪祟的,有些门户有姑娘的瞧这两个孩子生得可爱还懂事,小小年纪就要出来为自己谋生,也会多给他们一些钱和吃的。不过通常都会被晓星尘拒绝掉。


二人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边除邪祟,边四处游走。薛洋一日日长大,褪去了儿时的稚嫩,脸上的棱角分明了起来,但是一笑起来还是会露出那对稍显稚气的小虎牙。晓星尘看着他,常常把他和记忆里的那个杀人如麻,很爱笑但笑中总是带着八分嘲讽,脸上满是不屑的人的身影重合起来。


晓星尘摇了摇头,现在的这个人已经不是他了,他该有的东西还在,现在的他还未犯下什么错,是一个崭新的生命。


闭上眼睛,脑海里又出现了那个模仿这他的白衣少年,独自、孤寂的站在毫无人气的义城中,嘴上挂着微笑,露出一对小虎牙,背上背着把剑,腰间挂着一只锁灵囊。


可画面一转,转眼间,眼前已是一片血红,有什么东西直接飞到了自己的脚下,晓星尘低头一看——竟是一只断臂!仔细看那断臂,手上戴着一个黑色的手套,小指的地方空荡荡的,手指紧握似乎在攥着什么东西。晓星尘猛得抬头,向断臂飞来的方向看去,便看见那名白衣少年已断了一臂跪倒在地,身上满是血渍,腰间的锁灵囊没了,背上的剑也没了,什么都没了,他嘴里还嘟囔着“还给我,还给我……”,而另一边冲来一名蓝衣人,手持一把剑,剑锋直捅白衣少年的胸膛!


“不要啊!——”


晓星尘一下子睁开了双眼,坐了起来,喘着气。


“道长?道长??没事吧道长?怎么了?能听见我说话吗?道长?!”


待晓星尘适应了光亮,映入眼帘的便是薛洋那焦急的脸。


“没……没事。”


“真的没事?道长你这已经是第几回了,要不要找个大夫看看?”


“无妨,我真的没事”晓星尘笑到,“我再歇息会儿,等晚上还要夜猎,嗯……阿洋你要不要也歇会儿?”


“不用了,我看着道长就好了,你先好好休息吧。”嘴上是这样说,但薛洋还是一脸担忧。


此时,他们在兰陵旁边的一个小镇的旅店中,这里虽有金氏这个大家族镇守着,可金家人向来高傲自大,对百姓的请求爱搭不理的,而这里的邪祟有较多,百姓们多去金家求助,金氏给的回应是:此等邪祟怨气弱,灵力低微,不足为患。无人除祟,搞的大家叫苦不迭。晓薛二人便一路来到了这里。


晓星尘躺在榻上,用被子蒙住了头。为什么?为什么自己最近总是梦见他?上一世他可是最后害得自己生不如死的人啊。


薛洋看着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的晓星尘,咬了咬下嘴唇,这几天道长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他,总是心不在焉的,时候睡觉也总会突然醒来,自己问他他也什么都不说,薛洋有些急躁的抓了抓头发。




7.

夜晚,镇边的郊外传来一阵阵类似恶兽的嘶吼。


“阿洋!快!往阵中再贴几张灵符!”晓星尘持着霜华,将邪物引向阵中。


薛洋在晓星尘的教导下,虽已懂得不少剑法和修炼技巧,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佩剑。每次夜猎前,晓星尘总会在薛洋身上多放几张灵符。


而这只邪物怪异得很,尚且还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,光攻击的方式却让人摸不着头脑,十分难缠。


薛洋照着晓星尘所说去做,迅速在阵中布上几张灵符就退出来。


一旁的晓星尘引着邪物冲向阵中,眼看就要成功了。突然,那邪物似乎发觉了什么,停止了追赶,猛的向晓星尘发动攻击!


“道长!小心!!”


薛洋急忙赶过去,可两人各在法阵的一端,论薛洋的速度再快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也无法赶回去。而晓星尘此时也进退两难。


就在这时,一道凌厉的白色剑光直直的劈向了邪物!将那邪物直接给劈成两半!


待晓星尘看清那把剑时,心忽的一缩,剑缕雕花,剑柄通黑,给人一种冷冷的、不宜亲近的感觉,但又让人有安全感。明显是一把上品仙剑,而这把剑的名字是晓星尘十分熟悉的,永远也忘不了的——拂雪。


拂雪“嗖——”的飞向树林的另一边,落入一人的手中,来人看起来与晓星尘一般大,身着黑色道袍,依然是那张冷峻的面孔。


“晓星尘!我们,此生不必再相见!”


子琛……


晓星尘的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,两眼直直的看着宋岚。


连忙赶过来的薛洋看见晓星尘这样一下子就慌了,“道长?没事吧道长?”,说罢还用手在晓星尘眼前晃了晃。


“啊、啊?哦,我没事”晓星尘笑了笑,赶紧调整了一下状态,道:“感谢这位道长的救命之恩,在下晓星尘,敢问道长大名?”


此时的宋岚已经走了出来,站在两人面前,看了晓星尘一眼道:


“宋岚,字子琛”


“此地邪物较多,且个个都凶狠异常,若一人前去难免会招架不住,不知这位宋道长是否愿意与我们一起?”


听到这句话,宋岚又看向了晓星尘,仔细打量着他,晓星尘回以微笑,半晌宋岚道:


“好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薛洋:晓星尘?你还是晓星尘吗?你怎么突然这么热情??我们刚认识这个人啊?!!!


爱情就像一道光,绿的你发慌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又来了,加油^0^~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现在只是暂时的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会回来的。


江澄日记

◎沙雕产物
◎有私设


1.今日莲花坞来了一个小孩,稍微比我大点,终于有人可以陪我玩了。他叫魏无羡,就是爹一直在找的那个孩子,可刚才进门时是爹抱他进来的。

2.不知怎的魏无羡很怕狗,看见茉莉它们的时候吓的直接爬树上去了。后来爹知道了,就把茉莉,妃妃和小爱都送走了,我好生气又好难过。

3.魏无羡会的东西真多,好吧,我原谅你了。

4.爹居然让魏无羡和我睡一个房间!怎么可能!我的狗可是因为他送走了!看着魏无羡抱着被子进来,我有点生气,我不让他进来,还跟他说有狗,果然他被吓跑了,但是我又好担心,他不会有什么事吧,我出去找他没找到,着急,于是就直接去找阿姐了。
阿姐出去找魏无羡了,可我还是不放心,就偷偷跟在阿姐后面,结果一不小心掉坑里了,竟然还让魏无羡看见了,丢人,不过还好找到他了。

5.魏无羡夸阿姐的莲藕排骨汤好喝,那是当然的,我一高兴就把碗里的排骨都给他了。

6.今日魏无羡遇到了只狗,吓的在树上喊我的名字,我跑过去把狗撵走了,看着他抱着树的样子我笑了半天,不过以后你要是遇到狗了就喊我。

7.今日娘又骂我和魏无羡了。

8.早上忘了是因为什么我和魏无羡吵起来了,接着又打起了,打完过后看着对方的样子又笑了起来,我是不是快被魏无羡给带疯了。

9.今日比剑,魏无羡第一,我第二。

10.今日比射纸鸢,魏无羡第一,我第二。

11.今日比摘莲蓬,魏无羡第一,我第二。

12.今日比喝莲藕排骨汤,魏无羡第一,我第二。

13.今日比吃辣椒,魏无羡第一,我第二。
他口味怎么这么重,真的好辣,魏无羡他居然没有反应!

14.今日娘心情不好把我骂了一顿,还不是因为魏无羡什么都是第一,而我是第二,魏无羡我%◎#&‖¥€*£……

15.魏无羡他又和我抢莲藕排骨汤!下次我再也不帮你赶狗了!

16.魏无羡你再叫我师妹我就在莲花坞养狗!!

17.今日爹将我和魏无羡送去姑苏云深不知处听学,这里的家规真多!三千多条!!我突然想云梦了。

18.刚来的第一天,魏无羡就闯祸了,他居然和蓝忘机打起来了!!他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?不过天子笑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喝?不行,回头我得尝尝。

19.今日在学堂上,魏无羡和蓝老头抬起扛了,蓝老头让他滚,他真的滚了,当时蓝老头的脸都气的铁青,我的脸憋笑憋的也铁青。

20.魏无羡你不作死不行吗?!老实两天好吗!反正回头你要再作死我可不给你收尸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江澄:我要是个给,还有你蓝忘机什么事。

[晓薛] 再无归途 (3)

◎晓星尘重生向
◎大概、应该、可能有点ooc(小声bb)
◎第一次写文,多多指教(紧张)
◎不喜勿喷,不喜勿进

5.
“嗯……那个,道长,你叫什么啊?还有,刚刚,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薛洋被晓星尘拉着手,虽然他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意思,明明刚到嘴的点心没了,可还是他下意识的对自己身前这个不认识的人产生了信任。薛洋舔了舔嘴唇上残留下来的糖渍。

晓星尘停下脚步,后面的薛洋猝不及防的直接撞上了他的后背,“啊!嗯,对,对不起”薛洋边道歉边用手揉了揉额头。

晓星尘笑了笑,没想到这个十恶不赦的薛洋小时候竟是这般呆萌。

“我叫晓星尘,嗯……刚才的事也没什么,你别在意。”晓星尘瞅向了一旁的冰糖葫芦,“想吃冰糖葫芦吗?”

“嗯嗯,想的!”一听到吃的,薛洋立马也不乱想什么了。


在夔州的大街上,一白一黑的身影吸引了路人的目光,

“哎哎,你看那个白衣小孩长得好俊俏!”

“他后面的那个黑衣小孩也很可爱啊!”

“……”

晓星尘看着身后真正专心致志吃糖葫芦的薛洋。刚才买糖葫芦的时候问隔壁店家讨了一盆水,给薛洋擦了擦脸,露出了白白净净的小脸和那明亮的眼睛。嗯……,的确是挺好看的。

薛洋吃着冰糖葫芦一抬头就看见晓星尘在看着他,便笑了一下,露出了那对稍显稚嫩的小虎牙。

“你为何还要跟着我?”

“嗯?”听到这句,薛洋才勾起的嘴角又撇了下去“道长……这是,不要我了吗?”

晓星尘一脸无语,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你了?!但看着薛洋那都快挤出眼泪来的眼神,晓星尘无奈道:“你确定要跟我走?”

“嗯嗯!”

“和我一起会很苦的”

“嗯……”薛洋想了一小会很认真的说道,“没事的!我不怕苦!”

“那好吧。”晓星尘叹了口气,算了,身边有个他也无妨,反正现在的他已不是上一世的他了,晓星尘牵起薛洋的左手,一只完整的左手,“走吧”

“好的!”

“哦对了,忘了和道长说!我叫薛洋,字成美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,这些我早就知道了,但是……字成美,成人之美吗?这对于上一世的薛洋可真是一个讽刺啊。

“那道长我们现在去哪?”

“先离开这里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篇更得有点短小啊……(小声bb),没办法上学了只能这样,谢谢那些喜欢这篇文的小可爱们!还有那个合集到底是怎么搞的?!

[晓薛] 再无归途 (2)

◎晓星尘重生向
◎大概、应该、可能有点ooc(小声bb)
◎第一次写文,多多指教(紧张)
◎不喜勿喷,不喜勿进

4.

晓星尘一直在夔州待了好几天,可所等待的事情一直没有发生,他有些不耐烦的抓了抓头发,看了看坐在那边的小薛洋。呵,这可能只是那时候薛洋随口编的故事罢了,也就像自己这样的傻子才会相信吧。

“喂!小朋友,过来一下”

闻言,晓星尘抬起了头,向传来声音的地方看去。在对面的酒楼,常慈安向这边招了招手,原本坐在一边发呆的薛洋走了过去。

“想不想吃啊?”常慈安指了指桌子上的一碟点心笑眯眯地说。

薛洋看着桌子上的甜点,舔了舔干干的嘴唇,拼命地点头。

常慈安给了薛洋一封信,“想吃的话,就把这个送到XxX的一间屋子里,送完我就给你。”

薛洋接过信,望了望桌子上的点心,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笑容,撒腿就往常慈安指定的地方跑去。

当薛洋气喘吁吁地跑到那间房子,抬起手正要敲门时,胳膊刚抬到半空中却被抓住了,而另一只手上的信也一下子被拿走了。

“嗯?”薛洋一脸疑惑的向后看,先是看到一袭白衣,“这位道……”,可当他抬起头看清这人的面貌时愣了愣,什么道长,这分明就是一个和他一般大的小孩啊。

“把信还给我。”薛洋嘟了嘟嘴,皱了一下眉毛,似乎有点生气。你为什么要拿走我的信啊,那是我送到!我还要回去吃点心呢!

晓星尘去不理会薛洋,看了看信上的内容,全是一些不堪入眼的话。哎,怪不得被打,晓星尘无奈的想着。

晓星尘牵起薛洋的手,笑了笑,道:“别送了,来,跟我走。”说罢又从怀中掏出一颗糖塞进了他的嘴里。

一时间薛洋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晓星尘拉走了,嘴里的糖甜甜的,直接甜进了他的心里,他也就任由这晓星尘这样拉着。

晓星尘带着薛洋,回到了刚才的那个酒楼。常慈安还在向那个房子的方向张望,并没有发现身边多了两个人。晓星尘冷着脸,“啪!”的一声响将信纸拍在桌子上,惊得常慈安一抖,也引来了周围人的目光。

“谁家的小孩?有病吧?快滚!”常慈安不耐烦的喊道,可看到晓星尘身后的薛洋时,脸色却变了变。

“常慈安,对吧?”晓星尘冷冷道,“做着种事,怎么好意思的?有本事你自己去啊,找一个孩子作挡箭牌,呵,你也真是干的出来”

“你!……”

晓星尘提高了音量“你要知道,世间皆有因果,你做什么事情迟早都是会遭报应的,你最好别连累你的家人。”

说罢,拉着薛洋转身就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啦啦啦啦啦,又更新了!下午就要上学了,这一周都可能更不了了,但是!我一放假肯定更!(认真),你们喜欢我真的好开心^_^(露出了喻文州的微笑),希望我一回来就能看见一堆赞 (*^▽^*)

【晓薛】再无归途

◎晓星尘重生
◎大概、应该、也许有点ooc(小声bb)
◎第一次写文,多多指教(紧张)
◎不喜勿喷,不喜勿进

1.
      “唔”,当晓星尘刚睁开眼时就被窗外的阳光给刺到了,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,脑子一片空白。许久,他才再次睁开了眼睛,头有点晕乎乎的。晓星尘环顾了一下四周,此时的他身处在一间房间里,躺在床上,屋里物品的摆放,竟,有点眼熟?

         这,好像是当年他在抱山时的房间!

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,先看到的是一双小小的双手,肉乎乎的,白白净净的,再向下看自己的身体,这,这分明是小孩的身体啊!

         他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。嗯?等等,我的眼睛?!晓星尘连忙下床跑到桌子旁的镜子前,镜子里的人看起来大概是个九岁左右的小孩子,白白嫩嫩的,眼睛一闪一闪水汪汪的。这双眼睛,就是他自己的眼睛啊,可后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 晓星尘连忙打乱了自己的思绪,他不想再回忆起以前的那些事。

         所以,我,这是重生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 现在的我才九岁?

         突然,屋外有人吼了一句将晓星尘的思绪拉了回来,“师兄!你还没好吗?晨练要开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啊,什,什么,晨练?”晓星尘小声嘀咕了一句。哦,对了,这里还是抱山,抱山每日清晨都有晨练,且不得迟到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,知道了,我马上就好了!”晓星尘对着外面的弟子回了一句,然后慌忙换衣,整理了一下头发,那起桌子上的剑就要走,可当他碰到剑柄时,手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。这个熟悉的感觉……晓星尘抬眼望去——霜华。

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慢慢地拿起霜华,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剑鞘,眼神里净是一片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 “师兄!你到底好了没?!我们真的要迟到了!我进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好了,我这就出来了。”


2.
         “师兄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师兄,早上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晓师兄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去晨练的路上,有不少的弟子与晓星尘打招呼,晓星尘一一点头回应,看着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,他心里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 到了练操场,晓星尘心不在焉的随着众弟子练剑。他记得自己好像最后是和薛洋在义庄……,可为什么他的记忆里一直有一个模糊的白色身影,学着他的样子,穿着的道服,蒙上眼睛,腰间系这锁灵囊,走在义城中。

        薛洋……

        晓星尘想到了这个名字,这个他死都恨着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知怎的,他又想到了薛洋之前和他讲的那个故事,那个故事中傻傻的男孩,可结局却是这般凄惨,七岁断指,应该,很疼吧?晓星尘的眼神看向了自己的小指。

         等等!七岁!?晓星尘算了一下自己和薛洋的年龄。如果现在这一世和上一世一样的话,那么现在的薛洋……正好七岁!

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猛然停了下来,站在那里,想着刚刚的那个问题。

      “师兄,你怎么停下来了?”一旁的弟子问到。

      “啊,无事” 晓星尘继续练操,只是拿剑的手握得更紧了。

3.  
    夔州   

   “冰糖葫芦嘞,卖冰糖葫芦咯”

      望着吵吵嚷嚷的人群,站在一旁角落里的白衣少年不由的皱了皱眉毛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十天前,抱山

        “师父,我要下山”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下山?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,我要下山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行!”抱山散人呵斥到,“晓星尘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,你现在才多大,抱山的规矩你不是不知道,你要下了山你就别想回来了,再说,你现在下山能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   “师父,我要下山”

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!你今天怎么回事?是疯了还是没睡醒!你怎么急着下山到底是要干嘛去?”

       干嘛去?晓星尘的眼睛暗淡了下来,“我要去救一个人”要将他从地狱的边缘拉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抱山散人始终没答应晓星尘这个下山的要求,他认为这只是小孩子的胡闹罢了。可当晓星尘在他屋外跪了三天三夜时他才发现事情的严重,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晓星尘。

        最后,他还是放走了晓星尘,晓星尘临走之前他只给他留了一句话:

       “若以后,你,在山下遇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,实在无法解决了,你还是可以回来”毕竟这是他续藏色散人之后,最喜爱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   “嗯,弟子知道了,多谢师父。”晓星尘给抱山散人鞠了一躬,然后便转身不再回头,大步向前走去。

 
       来到夔州多日,晓星尘四处打听,和凭着上一世的记忆,找了常家和常慈安。又在一群流浪的孩子中,一眼看到了那个看起来傻乎乎的笑起来有一对虎牙的小男孩。可他并没有走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我只是阻止他一下,只是以免和上一世一样让那个悲剧发生。晓星尘对自己说。可他在这里观察了好几天了,什么事也没发生,莫不是薛洋一直在骗他?晓星尘咬了一下嘴角,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次写文,真的好紧张啊,希望你们喜欢啊啊啊!如果你们喜欢的话我还会继续更的!